第六章 慕晴

护眼
关灯

[    【作者小墨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极具特色:体格丰盈。



    慕晴抱着慕辰的胳膊突然抽出,按在慕辰小腹两侧,伸直,并抬起头,看着慕辰,激动道。





    逐渐缓过心神的慕晴揉揉眼睛,如此说道。



    一会儿。









    看罢,慕辰心想:虽是女儿身,其剑意却霸道无比,在筑基初期倒也算是不俗。不过这剑经......还得找机会给她修改

    慕辰家。

    慕辰一怔,随即脑海中便浮现出了慕如雨的身影。



    在慕晴看来,慕辰离开了三年。







    “洛家那边是什么态度?”慕如风见慕辰独自一人回来,便问道。

    其姑母彷佛知道慕辰的想法,便笑道:“晴儿这丫头想去冰凌宗修行,又不嫌通过考核一点点上去太慢,因此想直接去夏王城找冰凌宗。”

    不过真正导致她性情大变的原因是有天夜晚,慕晴正在家族庭院中闲逛,那慕轩竟然偷偷跑到她后面朝她撒合欢散!



    “喂喂喂,你不冷啊!这风这么大,还跑外面去修炼!”



    若不是慕辰看到后及时阻止,恐怕慕晴现在......

    其他人也便就如此看着,静静地上扬起嘴角,夹着眼角的泪花。

    这一幕若是让凤陵那些个少男少女看见怕不是要惊掉下巴。

    慕辰不由扶额,也就是自己亲人,若换成其他人,早就不再理会了。





    “先别说这些了,慕辰,今天你姑姑和你表妹来了,你们三年没见,她们可煞是想你!”慕如风双手分别放在慕辰母子背上,一边说着,一边推着两人进屋。

    “你都这么久不回来了,我还以为...以为...”慕晴头埋在慕辰怀里,哽咽道。



    刚踏出房门半步,脚还没有碰到地面,便被冻得缩了回去。



    慕辰心中疑惑,看向慕如雨。



    “真的!”

    堂堂仙帝亲自帮人锻剑,竟还有人不愿。

    “洛琦被冰凌宗带去夏王城了,应是没有危险。”慕辰道:

    “辰儿,你才刚回家两天,就要离开吗?”叶梓颜担心道。



    “母亲,我不去夏王城了,我要跟我哥在一块。”





    平时的冷眼仙女,竟也有如此楚楚可人的一面。



    他何尝又不是呢?

    慕辰未语,只是任凭她释放那憋在心里许久的情绪。





    黄昏将至,慕如雨起身离开,慕晴想与慕辰多待一会儿,便留在了慕辰家中。





    慕如雨刚想要抱住慕辰,却被站在一旁的慕晴抢先。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慕晴在孩童时期是个极其阳光活泼的女孩。



    “晴儿妹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嘛!不过你确定不去王城?”慕辰笑道。



    “不过过几天我也会去下夏王城,先找到她再说。”

    “慕辰啊,竟真的是你,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把我想煞了啊!”慕如雨眼角含泪道。





    可同族同辈人从小却是尔虞我诈,看慕晴单纯,就合力欺负她,只有慕辰同她一起玩闹。







    可在慕辰眼里,他可是有三千多个三年没有见到在自己怀里哭的女孩了。

    “骗你作甚,你要不出来,可别想让我带你去王城。”慕辰道。





    慕晴似是刚醒,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从客房中出来。

    可慕晴反而更甚了,抱着慕辰的胳膊也不由的紧了几分。

    慕晴讶然道:“你还会锻剑?......啊不是,你肯定是骗我出去,这么冷,我才不!”



    慕辰一怔,随后一只手轻轻抚着慕晴的脑袋,一只手擦着她桃腮上的泪水,宠溺道:“长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呢!”

    可慕辰却不为所动,似是与风融为一体,修炼着《玄骨造化经》。









    次日,卯时,庭院中。



    “我可是要去那里去找你嫂子去,听说她现在也在冰凌宗。”

    “哥,我想你!”慕晴泪眼婆娑道。





    慕晴一下子就被冻醒了,躲在门后朝慕辰喊道:

    初春的寒风,料峭依旧,吹得慕辰身上的道袍猎猎作响。

    慕辰停下动作,浅笑,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今天我打算出去,锻一把趁手的剑,你不也是剑修,出来打一套剑经,我帮你锻把剑。”







    慕晴,削肩细腰,小俏身材,鸭蛋脸面,白色素衣,宛若飘渺仙女,乃慕如雨之女。其天赋极佳,方二九年华便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你!你竟然威胁我!这么冷的天我怎么挥剑啊真是的!”虽是这么说的,慕晴还是回屋拿剑,走了出来,向慕辰演示。



    “真的?那我去!”



    慕如雨,慕家四妹,是同代人中最小的,也正是因其年龄与慕辰差的最少,所以也是慕辰除了父母之外关系最好的慕家长辈。

    “好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