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炼器

护眼
关灯

[    【作者小墨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慕辰眉头微挑,没说什么,径直向炼器台走去。

    “我需要一块四尺清灵石,和一块四尺玉魂铁”慕辰淡淡道。

    众人也没有跟随,因为他们认为,此二人身着普通,绝不会能造出此等动静。

    “这......,客官来里面请,我们这里有多种炼器室供您选择,请问您是要锻造什么呢?”那青年人立马改变脸色,赔着笑脸,说道。

    说此言者乃炼器阁大长老:许峰。

    进入炼器室。



    炼剑室的门被推开,有个面如火球的秃发长须老者气冲冲的提剑走出来,冲着许峰喊道:“老夫的剑是艺术品,你要是再给我用坏了,我把你给炼了!”







    “呃...你不认识?就是赵子明的父亲。此人尸位素餐,且徇私枉法胡作非为,背后又有强援,李家实在没办法了,今日有见你一脚踢飞数名赵子明身边的人,想来定不惧权贵且修为高深,才起了招徕之心。”

    “给老夫站住,老夫炼器后半个时辰内不准有人进入我用过的炼器室不知道吗?”薛平怒斥道。









    青年立马躬身带着慕辰走到炼器室旁,刚要进去,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你倒也不避讳什么。”慕辰看着李抚松,笑道。

    “公子为人直爽,我肯定也不能拖泥带水。”





    “我想招徕你。”



    “就算你给再多......`”话未说完,那青年便听到案桌上传来一阵哐哐声。

    “随意。”





    慕辰眉头微皱,让慕晴抓紧自己。





    倒不是别的,只不过是他向来不喜麻烦而已。





    铁锤与灵材相碰,传出一阵阵窾坎镗鞳之声。

    “灵石我会照付,只需要一个炼器室和灵材。”慕辰淡淡道。





    “若那二人诚心扰我宁静的话,自不会有他们好果子吃。不过现在,我不想自找麻烦。”

    炼器阁内。



    李抚松正想继续继续劝,可慕辰接着说:“我不爱麻烦,你也不用再继续说了。”

    “你且快跟老夫说说,那两声吟啸是不是出自你之手?”薛平目光灼灼地看向李抚松。



    大概是被那两声吟啸声带过来的吧。

    只见眼前人一次性拿出了十块中品灵石。



    说罢慕辰便欲离去,可刚打开门,只见门外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

    慕辰没有继续听此事,缓缓向炼器室走去。



    “说吧,找我什么事。”慕辰淡淡道。







    很快两把剑便炼成了,最后一锤打下去时,传出两声龙吟般的啸声,在整个炼器室内回荡。



    “薛前辈,还请让他们两人进去,我以我名义作保,他们断不会做偷师之事”

    一看来者,薛平未在阻拦,不过也是面色不善的朝对方说道:“李抚松我告诉你,若出问题,李家的面子我一分也不给,定将你首级取下示众。”





    慕辰眉头皱的更甚了,一股剑意已经在掌间凝聚。



    若不是炼器室内的门紧闭着,外面的人怕是都闻声冲进来了。

    “挑重点说。”



    刚与动手,便听到锻剑室中一记重锤声。

    慕晴感受到了哥哥的情绪,刚要转头骂去,便听到一阵声音传来。

    原来是许峰让那名炼器师修剑啊。



    不过他倒也没有犹豫,随即便从储纳戒中拿出这几样物品。



    慕辰轻笑,说道:“锻剑。”



    “不去。”



    “站住,不知道我们炼器阁的顶级炼器师正在炼剑吗,想死不成?”

    “这是何等层次的锻器声,竟如此浑厚。”李抚松暗自震惊,“而且竟然两把剑同时锻造,此人到底是什么人...”



    “修好了!”许峰激动道。

    “不是炼器师还想在我们阁中炼器?疯了吧你!”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年却说出如此之语。





    “赵龙?”







    李抚松一怔,心想:合着我来时当储物袋的啊,这家伙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听此,慕辰的脸色便阴沉下来。

    随即倾身一跃,便带着慕晴从人群上方掠过,跳出炼器室,离开此地。







    有些人会从其中看出炼器室锻器的手法。

    慕辰又道:“一个官宦世家招揽修士?”

    炼器后半个时辰内,其炼器的灵力还没有完全退散。



    李抚松微笑,并未理会薛平,而是向慕辰道:“公子,可否让我进去一观?”







    可他们却忘记了曾经口口相传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今日见公子......”

    李抚松一阵无语。



    李抚松顿了顿,如实说出:“不瞒公子说,我们想将赵龙从县令之位上推下来,甚至赶出凤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