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暗流涌动

护眼
关灯

[    【作者小墨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地打开木匣。

    “呵呵,我此处有一支可以用灵气操纵的右臂,待你恢复,尽快掌握它。”谷道灵冷笑道。

    “滚!从即刻起,我便免去你外门长老一职,你就待在我清灵宗打杂吧!”谷道灵嗔怒。



    谷道灵想尽办法,仍旧劝不动他,就任由着他去了,只是偶尔去灵西看看他罢。



    ......



    “你先答应我,以后万事听我安排。”谷道灵道。



    在清灵宗的一间密室中,林鸷全身被浸泡在充满药草的灵液中。

    来者正是谷道灵。



    “现在不仅我清灵宗名声扫地,林鸷的剑途也毁于一旦,你怎么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话!?”老者怒斥着。

    虽然愤怒之极,但谷道灵那个并不傻,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且敢在比试大会上肆意妄为挑衅清灵宗,此子身后必然有一股大势力为其撑腰。

    没想到那男孩虽只有五岁,听到这句话时却是目光灼灼:“你能教我?”





    若有人在此定能看到他面色凶煞,双目充血,极其恐怖。





    否则,他自己哪怕再强,也不敢如此招摇。

    这老人自然是清灵宗宗主,名唤谷道灵,而林鸷,则是他收养的一个小儿子。

    说着,谷道灵便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木匣,朝林鸷扔去。

    。此名也是谷道灵所起,因其剑法凶猛,似鸷鸟突刺,故起此名。

    让谷道灵吃惊的是,这男孩天赋极佳,十五岁时便突破到筑基境。





    “你若不再胡闹,且有决心,我便有办法帮你重修道途。”



    只要有人用灵气激活那右臂,便会一点点的被啃噬掉心智,成为傀儡。

    昏暗的烛光照在灵液,灵液映出了林鸷丧失右臂的身躯。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男孩似是回忆起了从前琐事,便是变的有些疯癫了,而且执意要回到灵西。



    “宗主大人息怒,那...那少年,几个呼吸间就将我宗...”



    “遵命。”











    那老仆沉默良久,似是在思考什么。

    老仆又说道:“少爷,影榜上的人应该可以将其诛杀掉。”





    “废物!”赵子明气结。

    慕辰的那一剑并未让他感受到疼痛,若非林鸷现在看到灵液的倒影,我都觉得当时斩的是另一个人。









    他前些年去灵西时,在街边看见一个拿着树枝与其面前的恶犬相斗的小男孩。





    “影榜?哈哈哈,确实是个好主意。”

    此时密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谷道灵闭上眼猛吸了一口气,沉沉的吐出,而后叫道:“血影。”

    林鸷猛地看向他:“什么办法!”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



    忽地,林鸷长吼一声:“啊!!喝酒那小子!我一定要杀了你!!”

    那男孩没有一丝犹豫,干脆道:“好!”





    “宗...宗主,还请再给我一次机......”齐文都声音颤抖,却也是直接被打断。



    男孩自然是林鸷。





    “跟我走,我便教你。”

    “息怒?你让我如何息怒,那慕辰之前让我颜面尽失。本以为这次清灵宗会灭了他,现在反而让他名声更大,若再等,怕不是要被当作天骄了!到那时,我怎么在报仇?”



    “只要能杀死那小子,怎么样都可以!”林鸷怒目圆睁道。

    “给我查,把那个叫慕辰的小子调查清楚。”

    听此,齐文都不敢再说分毫,生怕人首异处,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宗主殿。







    此阵可谓是阴险至极。

    谷道灵嘴上扬起了一丝奇怪的弧度,未在言语,转身离去。

    “混账东西!一个年轻小辈你都怕成这样?你这外门长老有何用!”一位鹤发老者怒喝道。

    一阵声音从门外传来。









    那男孩穿着破烂,似是被人抛弃,谷道灵看他挥树枝的姿势有几分样子,便走向前去问这男孩:“小家伙,想学剑吗?”

    “我现在就可以!”刚接过来,林鸷就迫不及待



    原来那木匣中的右臂刻有谷道灵亲手制的一个小失心阵。



    赵府。



    齐文都还没说完,那老者右手朝虚空一扇,齐文都就直接飞出去,撞倒在宗主大殿的墙上。

    “给你个屁!我没杀你便对你够仁慈了!滚!”谷道灵指着门口,喝道。

    “唉,本是一极佳的修炼苗子,现在只能作死侍了。”谷道灵心中想着。



    “赵家明里暗里帮清灵宗多少次了,现在竟然让那个叫慕辰的打的颜面无存!”









    “属下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角落传出。

    “少爷...少爷息怒。”一仆从颤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