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司马正的病

护眼
关灯

[    【作者小墨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那司马莺柳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到了,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不过一会儿,她好像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朝前走了两步想要将司马烈扶起来。



    慕辰只是摆了摆手,没有在意这些客套话,说道:“做好你之前说的

    “叔父,这一切没有过去,我也不会原谅你之前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你真的可以不再管这些事情的话,我可以放过你。”

    这何其的嘲讽啊!









    慕辰点了点头,随手一翻,在这司马烈的双眼之中就出现了剩下的那些长老。







    那司马烈听到慕辰的这句话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公子,这次不管你成功不成功,我一定会力保莺柳侄女的,哪怕是不成功,我也一定会让司马莺柳在这司马家族立足脚跟。”







    “叔父,您先起来,有什么话您起来再说。”

    那司马莺柳看向司马烈说道。

    沉默一会儿,那司马烈说道:“公子莫不是想要....哪怕公子实力再强,也不过是凝神境后期,那司马瞻如今已经是化灵境后期的修士了,公子想要怎么打?”





    可是现在竟然发生了这种变故,或许他也应该感谢慕辰,如果不是慕辰,他一定不会有这种机会的。



    那司马烈拿到这张符箓之后,心中无比的震惊,竟然还有符箓可以让自己的存在不被发现,而且还是在那化灵境后期的强大存在面前!

    可是司马烈却也严肃的看向司马莺柳说道:“侄女,我做的这些,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应该做的了,你不应该放过我,说完这些,你便杀了我就是,这样或许还能解你心头之恨,若是你不这么做,我便自杀谢罪。”

    外人看起来喜感,可是知情人却是只有悲叹。

    不过慕辰却没有在意这些,只是觉得司马立枫这个小东西,自己的父亲为了他的性命而被迫当作工具人,他司马立枫竟然还再外面花天酒地。





    拿司马莺柳显然也是听出来了这句话的意思,也不着调该说什么,只是不断的让司马烈赶紧起来。









    那些长老竟然都走了,而且嘴里还在嘟囔着自己的死亡。

    突然,他猛地跪倒在了那司马莺柳的面前,泣不成声道:“侄女啊,是老夫无能,老夫对不起你啊!”

    不过他也没有说别的什么,抱拳道:“多谢公子再造之恩,司马烈定是永生难忘!”

    听到这句话之后,慕辰微微的点了点头,扔给了那司马烈一张符箓,说道:“拿着它,若非必要,不要动用你的修为,若是如此,你的存在便不会让他们发现,至少这些化灵境后期,不会发现你的存在。”



    那司马莺柳眉头一皱,好像并没有想到司马烈会说这样的话,刚想要说什么,就被慕辰打断道:“活下去,帮司马莺柳以后在这司马家族立足。”

    不过他的双眸逐渐的变得泛红,眼眸中好像开始闪烁起了点点泪光。

    其实他说这一切,都没有想过说是想让这司马莺柳原谅自己,让慕辰放过自己。

    其实也就是这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或许直到死都不会有跟着司马莺柳解释清楚这一切的机会了呢。

    他或许只是想要让自己的这一生,虽然有遗憾,但是自己可以把自己想要说的事情说出来,不让自己在这被控制中度过一生。



    显然,这司马烈是不相信慕辰会打得过这司马瞻的,哪怕他是剑修,可以说自己是勇往直前,可是这可是差了两个大境界,化灵境,凝神境,这怎么可能打得过。

    那慕辰见到这一幕之后,也是缓缓地说:“你一个五六十岁的人跪在一个刚过二十的后辈身上,你觉得她什么感觉。”



    听到这句话之后,那司马烈微微一怔,看向慕辰,脸色中带着一抹惊疑。

    那司马烈看到这一幕之后,似乎是相信了慕辰。



    好像正是因为他在其他人眼里已经死了,他才敢这么说道。





    听到这句话之后,那司马烈也是好像知道了什么,赶紧站了起来,不过他依旧攥着那司马莺柳的手,不断地向那司马莺柳说着之前的种种罪过。

    不过对此,慕辰没有作答什么,只是说道:“你不需要为我担心什么,若是你想要弥补你之前所犯下的错误,就按我说的做,先活下去。”

    可是那司马烈却是执意不起来,一边用手背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我若不听那些人的,我们全家估计都会被他们所残害!若只是我还不要紧,可是司马立枫他们,我真的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















    那慕辰眉头一皱,心中的那点点杀意还是忍了下来。

    所限他现在胡须还要谢谢慕辰。



    一个五六十的老男人,面对这样一个二十来岁的的女娃娃而痛苦,这真的是...



    那司马莺柳说道,虽然之前司马烈对他做过一些事情让她到现在都难以忘记,不过在面对自己的长辈跪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这司马莺柳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