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动手!

护眼
关灯

[    【作者小墨池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看到司马烈的样子,司马正根本不用想司马烈到底经历了什么,好像就是心有灵犀一样。



    可是这慕辰竟然想让自己一下子咽下一瓶花骨粉去,这可是连人帝境强者都不敢轻易尝试的事情啊!





    他们到现在为止,基本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他们修行的路上,都被自己的家人所保护的很好,没有经历过那种破镜失败的痛苦。







    慕辰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要是信我,便服下他,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帮你治疗了。”

    说这句话的当然是一直藏起来的司马烈,说实话,这么长时间了,连司马正也没有发现隐藏起来的司马烈的存在。

    “再来帮你疗伤,不过这一次过程或许有一些痛苦,你忍受得住吗?”

    若是这慕辰真的能够让自己的修为恢复一二,那司马正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就是,要让慕辰等人带着这自己的孙女司马莺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甚至离开浑天州,去哪里都好,就是不要让司马家族这些人找到。





    听到这句话之后,司马正也是微微皱眉,试探道:“全部?哪怕是这些花骨粉一半的效力我的根骨恐怕就承受不住,这让我怎么谈全部咽下去?”



    那司马正听到慕辰的话之后也是笑了笑,看向慕辰说道:“道友,你也定当知道,我们修炼一路也是少不了痛苦的,要么就是承受住这些痛苦,要么就是被这些痛苦杀死。不是吗?”

    在缺乏灵石的时候去寻找一个并不贵可是买不起的灵材却被一些修为强大的野兽所围攻,在破镜失败特别需要疗伤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丹药或者被其他有歹意的人行刺.......







    沉默了一会儿,那司马正又说道:“我该如何相信你,相信你和我那些蠢货儿子们不是一伙人?”

    虽然没有看到司马烈本人,但是司马正还是一听就听出来了司马烈的声音,于是四处张望,焦急说道:“烈儿,烈儿是你吗烈儿?”

    慕辰从袖口中拿出一瓶粉末,看向司马正,说道:“这是花骨粉,将其全部咽下去。”

    不过这句话对于现在的夏挽晴夏晓莹司马莺柳等人的话,还是有些不明白的。



    当然,对此卢温也是感受很多,或许之前他并没有这样的体会,可是自从他被那些人追杀,身上留了无数暗伤导致现在的他基本没有办法再更进一步的时候,他也逐渐明白了,刚刚司马正说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司马正也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想再隐晦的说几句,来告诉司马莺柳,也算是变相的告诉了司马莺柳再没有自己的路上,司马莺柳应该要有一个怎么样的心态吧。

    其实对于花骨粉这一药物司马正还是十分的熟悉的,这花骨粉是从生长在极寒之地的冰凌花中提取其花骨中的精华,然后炼制成粉末状的的东西,极为珍贵,而且其内部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哪怕是人帝境强者,都不敢轻易的服用大量花骨粉。

    那慕辰缓缓的看向司马正说道。







    毕竟司马正也觉得,哪怕眼前叫做慕辰的人,手段在过于通天,也终究不过就是一个凝神境后期的角色,就算自己能够恢复过来,实力也必定会大跌,到底还能不能打过那些化灵境的联手,还说不定呢。











    不过慕辰当然也知道,其实这句话,表面上是回答自己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在跟自己的孙女司马莺柳说的。

    此时慕辰说道:“现在可以先不用那张符箓了,在我的阵法里,他们看不到你的。”

    说到这里,在空气中突然传进了一道声音:“父亲,我可以作证,慕公子确实和他们不是一伙人。”



    在看到司马正的瞬间,他眼中就有些泛红,哽咽说道:“没有想到啊,我当年给你起名叫做司马烈,是想让你一生都轰轰烈烈,可是现在却是

    说实话慕辰也是甄别了很多种治疗这司马正的方法,才从中挑选出了目前慕辰可以救他的唯一办法。



    这司马正如果信,自己当然会为他治疗,如果不信,那就算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司马烈赶紧把那符箓关掉,然后冲到了司马正身边,真得就是孩子回到了父亲的怀抱中一样。

    虽然慕辰心里感觉这个人是一个应该救得人,但是如果他执意不要想被救的话,慕辰也不会强求的。







    慕辰确实很赞同司马正的这句话,他自己认为自己的天赋并不是特别的好,这一路走来,都是靠着他坚如磐石的目标和毅力,慕辰肯定也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不过慕辰并没有跟其他任何人说这些事情,不管说什么,其他人只在乎的是慕辰当时主宰仙帝的实力,没有人在乎慕辰为了到达主宰仙帝所经受的磨难。



    诸如此类,慕辰真的经受了很多。





    其中当然,也是受到了其他人没有受过的痛苦。

    那慕辰听到司马正的这些话之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也是笑了。